彩繪傢俱

關於部落格
彩繪傢俱
  • 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圖財害命 新疆伊寧男子的22年逃亡路

  ????   ????????天山網訊(記者張丹輝 通訊員吳曉鳳報道)“終於解脫啦,我再也不想跑了!”11月7日,在新疆伊寧縣公安局看守所,記者見到逃亡22年、涉嫌殺人搶劫的犯罪嫌疑人譚某時,他對記者說的第一句話。   ????????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  ????????“22年來,我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,現在心裡終於踏實了。”譚某說,“在逃亡的這些年,我內心非常痛苦,活著沒有目標,也沒有希望,整天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。看到別人開心生活,而自己卻不能見光、不能見人,還要不斷地輾轉於各個城市、鄉村、山野之間,有時自己都承受不了,快要崩潰了。”   ????????“雖然身處偏僻之處,沒有人知道自己的來歷,但我只要一聽到警笛聲,遠遠地看到穿警服的人,就懷疑是來抓自己的,甚至夜裡睡覺都夢到自己被抓。”譚某還說,“藏在心裡的秘密壓得我喘不過氣來!我很想找個人傾訴,可是我不敢說,也不敢交朋友,甚至對自己心愛的人都不曾提起,這種在心裡的苦只有自己知道。”   ????????譚某深愛著自己的女人,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,由於沒有身份證,一直沒有領結婚證。說起這些,譚某對他的女人充滿愧疚。在譚某心裡,他只想拼命打工,掙更多的錢,讓他的女人生活得好一些。   ????????在記者採訪過程中,譚某多次流下了悔恨的淚水。譚某說:“現在,我終於可以面對我曾經犯下的罪過了!我對不起受害人,對不起我的女人,更對不起養育我的父母!父母已經年邁,我不能在他們跟前盡孝,還要他們為我擔心受累。”   ????????譚某告訴記者,2013年,他得知父親患了重病,為給父親治病,母親又到外面打工掙錢。得知這些,當時他的心都快碎了。他面朝家鄉的方向久久地站著,好想不顧一切地回家看望父母,可是,心中的膽怯又讓他不敢邁出這一步。   ????????案發   ????????22年前,那是1992年8月中旬的一天,譚某的朋友李某想去成都看女友,卻苦於身上沒有多少錢,便找譚某商量如何弄點錢。李某說,伊寧縣皮里青煤礦銷售站有錢,而且他認識那裡的工作人員李某某。兩人合謀後,李某買了去煤礦的車票,先去探路。   ????????李某從煤礦回來後,與譚某商量,決定買一些安眠藥和啤酒把李某某灌醉,拿上錢就離開伊犁。8月22日,李某與譚某一起來到煤礦銷售站。兩人先在附近的村莊裡轉悠,等到天快黑時,李某約銷售站的李某某一起喝酒,並將事先準備好的安眠藥放在啤酒中。三人喝了一會兒,李某某有些困意便睡了。譚某上前掏李某某身上的鑰匙,這時,李某某突然被驚醒:“你們要乾什麼?”李某立即捂住李某某的嘴,與譚某一起將李某某殘忍殺害。兩人打開辦公桌抽屜,拿走了裡面的2.5萬元現金。   ????????從此,譚某亡命天涯,隱姓埋名逃亡22年。而李某逃跑後又多次盜竊他人財物,在1994年作案時被警方抓獲。1997年,經原伊犁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審核,判處李某死刑,立即執行。   ????????亡命天涯   ????????譚某說,兩人作案的那一夜,恐懼籠罩著他們。兩人穿過村莊、越過山溝、趟過河壩,也不知道跑了多遠,直到天色逐漸亮了。兩人分贓後,搭車到了伊寧市,又包車到了烏魯木齊。之後,兩人購買了火車票,去了成都,又從成都到了宜賓。在宜賓找到李某的女友後,李某、譚某的心裡還是不踏實,總覺得後面有人盯著他們。兩人做賊心虛又到了廣州,然而,偌大的廣州他們沒有找到落腳處,便又回到了成都。到成都後,李、譚二人便分道揚鑣。   ????????譚某隱姓埋名留在了成都,他給自己起了個新名字,叫袁勇。搶來的錢很快就花光了,譚某隻好在建築工地打小工。因擔心被人發現,大的建築公司他不敢去,只好在私人老闆那裡做小工。他的小工活,比如給別人蓋平房、修建豬圈什麼的,他一天能掙三四十元錢,僅能維持基本生活。   ????????1995年,譚某給小包工頭打工。幹了七八個月,房子蓋好了,包工頭卻拿上錢跑了,譚某的工錢沒了著落。身無分文的譚某,吃飯都成了問題。房主見譚某可憐,便收留了他,並給他送來半袋子大米和一些蔬菜,就這樣他堅持了兩個月。後來,譚某又到一工地做小工,並且包吃包住,他這才有了吃住的地方。   ????????2001年,譚某離開成都到了甘肅瓜州。當時天已冷了,工地上沒什麼活,譚某四處遊蕩,便來到了玉門。他見玉門夜市生意很好,便在夜市擺了一個燒烤攤。在這期間,他認識了一個當地的姑娘小靈(化名)。小靈經常到他的小攤上吃燒烤,一來二去,兩人便走到了一起。他漂泊已久的心由於小靈的出現找到了稍許慰藉,但隱藏在心頭的秘密依然壓得他透不過氣來。   ????????在譚某逃亡的22年裡,為避人耳目,他選擇在城郊、縣城或是礦山等偏僻的地方打工。成都、瓜州、酒泉、玉門、哈密、鄯善……他在很多地方停留過,但一路走來又都不敢停留太久。他只有不停地逃亡。   ????????追捕落網   ????????自案發以來,伊犁警方並沒有放鬆對譚某的緝捕工作。今年10月中旬,伊寧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辦案民警得到一條線索:逃匿20多年的譚某似乎在鄯善——他在那裡的一家礦山打工。根據這一線索,辦案組分析,鄯善周邊礦山較多,譚某到底在哪一家礦山,找起來要費很大周折。10月20日,伊寧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兩名民警連夜從伊寧縣趕往鄯善。到鄯善後,這兩名民警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,馬不停蹄又驅車200多公里來到一處礦山。但是,根據礦山工人的反映,這裡並沒有譚某這個人。中午吃過飯後,民警又驅車趕往另一處礦山。   ????????“山裡道路崎嶇,或者說根本就沒有路,只是車跑得多了,形成一條能勉強通行的山道罷了。”民警告訴記者,他們又顛簸幾個小時後,終於到了第二處礦山。那時天色已黑下來,民警找到礦工,經詢問,得知譚某確實在這裡打過工,但早在7月就下山離開了。好不容易獲知的線索到這裡又中斷了。   ????????晚上大山裡漆黑一片,連當地的工人都無法辨別方向,要想從這裡順利出去很困難,當晚,民警就住在了山上。民警對案件又重新梳理,發現“譚某的哥哥”在嘉峪關出現,而根據調查譚某的哥哥此時應在上海。這一疑點引起了民警的註意,難道在嘉峪關出現的人就是警方要找的譚某?   ????????民警很快又趕到嘉峪關,經調查走訪,確定譚某在嘉峪關某醫院住院治療。然而當民警趕到醫院時,譚某已經出院離開,民警又撲了空。民警再次進一步摸排調查,最終鎖定譚某的落腳點。   ????????10月29日深夜1時許,辦案民警在譚某朋友的租住屋內將譚某抓獲。“這一天終於到頭了。”沒有做任何反抗,譚某束手就擒。被抓後,譚某對民警坦言:“22年來流浪在外,有家不能回,親人不能看,每天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。現在,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沒有去自首。”  (原標題:圖財害命 新疆伊寧男子的22年逃亡路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